城北·IT俱乐部日常经验分享·城北博客

懂懂一张假钱谈传销1040工程的内幕心理

浏览: 532    评论: 0

懂懂 网文很牛的人,本人个人对懂哥的的了解不多,但只知道他的文章很牛B,很有意思。下面分享下懂懂对人们收到一张假钱的心理来分析传销人员的心理内幕。

正文开始:

在农村,偶尔能收到假钱。

收到假钱咋办?

交给国家?毁掉?

不!

要去花花试试,争取找到下一个接盘手,去赶集,找那些没文化的老头老太,花出去……

谁舍得把假钱砸在自己手里?

懂懂一张假钱谈传销1040工程的内幕心理

那么传销人员的心理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下面看懂哥的文章详细分析


在农村,偶尔能收到假钱。


收到假钱咋办?


交给国家?毁掉?


不!


要去花花试试,争取找到下一个接盘手,去赶集,找那些没文化的老头老太,花出去……


谁舍得把假钱砸在自己手里?


我读高中时,学校门口有个农业银行,我们把生活费存在里面,平时我们去取钱,一次只取10块钱,工作人员也蛮有耐心的。


有次,我们班有个女生,她存钱,工作人员发现有一张是假的,按理说要没收,这个女生当场就哭了,大堂经理就安慰她,意思是可以下班后再过来,把钱还给她,她才不哭了。


钱拿回来,肯定要找机会花掉。


假钱,就是这么流通的。


在北海,你人是自由的,可留可去,可是为什么人们不走呢?警察拘留了,释放了,马上又聚到了一起,这是为什么?


因为,大家都付出了太多,哪怕是个梦,也要继续做下去。


自己付出了69800元,又喊了亲戚朋友来,这里承载了太多太多,咋可能离开呢?你说是骗局也无所谓,他也信了,也甘心当一个骗子了,你说的道理他都明白,他就问你一句:我走了,谁来承担我的投资?


这就跟股票割肉是一个道理。


虽然一直在跌,但是不舍得割,不割至少还有希望。


割了,就彻底结束了。


有些理论很歪,例如1040工程,大家为什么趋之若骛?因为,看到了真金白银,看到了希望,因为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呀?我不就成了人家的下线吗?我的上线们不就是离成功又进了一步吗?


这么一想,真对!


这些年,N多人组织拉萨行,每个组织者我都会劝一句,收高价,请嘉宾,例如去拉萨,就收费3万,5万,甚至10万,你要把1/2的收入用在邀请嘉宾上,例如拿出20万邀请一位重量级的嘉宾同行。


有人认可我的观点吗?


基本没有,因为大家会算成本,一算,人均消费在6000元左右。


最终,使使劲敢收1万元。


关键是,路上还撕B了。


我提出的这个观点,只有晓燕同学是认可的,我只是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认可这个观点?


她说,我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我花了3万元参加了蝉禅组织的拉萨行。


我身边的这群小伙伴,理论上是应该最相信我的,为什么在这件事上他们不敢相信我?


第一,他们认为自己衬托不起这个高度。


第二,他们认为自己都不会拿3万元去参加一场旅行。


第三,最关键的一点,他们没有体验过。


没有对比,哪来的差距?


只有你自己消费过,你才能理解消费者的心理,一旦你把旅行真的做成了旅行,那么你就是跟旅行社竞争,那么大家就会抱怨你的服务不行,你收了1万元,你最多只能赚1000元/人,而你依然按照6000元的标准去伺候大家。


不撕你,撕谁?


大家心里都有个计算器,你在他身上花的每一分钱,他都算的很清楚,为什么旅行结束时要撕你,要跟你绝交,说别的都是假的,就俩字:不值!


继续说传销。


我们是师范院校,相对比较安稳,因为我们是视金钱如粪土的群体,不信?你可以结交一群教师朋友,他们是瞧不上生意人的。


所以,我们学校真正上钩的很少。


那些年,传销泛滥,而且大学生属于重灾区,学校反复科普,我还在校园论坛写了一篇亲身经历,很火,当然那些不该写的我都没写。


读大学时,我觉得自己文章写的很好,仅仅是我自己觉得,不过登不了大雅之堂,学校校报,学校广播台,都不会录用我的稿子,那时钱饭饭是个名人,校园杂志的编辑,校园作家,广播站的主播,挺牛B的,咱想巴结她,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巴……


如今,反过来了,她见了我,隔很远就喊:师~~~哥~~~~


在学校里,我们特别喜欢编段子,拿女生开涮,我们是印刷系,那么就自封:印钞系,日语系呢?我们就喊她们:雅咩蝶。


特指女生。


日语系有个小师妹,大二,休学,去了北海,她也是蛮有感召力的,把亲爹喊去了,把亲男朋友喊去了,把男朋友的追求者给喊去了,把闺蜜喊去了。


她有四个下线。


待了满一年。


回来了。


为什么回来呢?


她妈在家闹自杀,你们爷俩要是不回来,就上吊……


爷俩回来了。


回来了,也就清醒了,继续读书,在校园论坛上看到了我的文章,联系上了我,我一听,她是雅咩蝶专业的,就喊她见个面,看看有没有机会。


一见面,我觉得没机会,因为她情绪很低落。


两个原因。


第一、她心疼爷俩扔的10万元。


第二、她觉得自己愧对三个同学,而且这三个同学又拉了一群同学去。


院系领导找她谈过话,意思是能不能把大家喊回来?休学满一年了,若是不回来读书,就等于辍学了,十年寒窗岂不是白挨冻了?


她尝试过,喊不回来,因为大家不甘心,回家的前提是至少要赚回本,也就是至少要拿回5万元的提成。


在北海待久的人,都明白这个游戏是怎么回事。


只是,大家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就跟卖肾是一个道理,自己卖了,钱很快花光了,咋办?只能组织别人来卖肾,最终干脆就当了一个职业的卖肾人。


别人能把我拉下水,我就能把别人拉下水。


雅咩蝶特别内疚,甚至得了抑郁症,总感觉自己是千古罪人,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哪怕醒了也不愿意离开的缘故,总觉得继续待在里面至少没有罪恶感。


10万元,丢了就丢了。


她说,那是我爸为我留学准备的。


我说,钱丢了可以再赚,无妨。


从长远来看,应该是因祸得福,因为她愧疚,所以发奋读书,后来考了研究生,到了北京,后来又读了博士,现在在北外教书。


一周前还联系过,现在蛮幸福的,一家三口。


她内疚的是自己喊去的几个人。


我跟她讲,他们几个也不会怪你的,因为你没拿刀子逼他们,每个人都是自己做出的决定,我们都是成年人,成年人是教不坏的,是他们自己认可了这份事业。


他们越了解这个游戏规则,越会原谅你。


因为,他们知道你不是故意骗他们的,而且初心是好的,想把发财的机会分享给他们,而不是想害他们。


另外,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布朗运动,你只是撞击了一下他,至于他未来会成为什么样,在于他,不在于你的这一撞击,也许你成就了他呢?


不是所有做传销的人都赚不到钱,在那里待久的人,也会成为高层,甚至成为操盘手,回山东搞个盘子,或在安徽搞个盘子……


照样能做起来。


为什么各地都有1040工程?就是很多人把先进经验带回来了,而且这东西会扎堆,一旦一个小区出现了,很快这个小区就沦陷了,大量的租客出现。


而且玩法也产生了变异,有的开始允许男女混住,有的则会采取人身自由管制,有的门槛也降低了,不再是69800了,而是几千元。


我现在问你,有人喊你去北海,你去吗?


你可能很自信地回答,不去。


实际上,你去不去,取决于谁喊你,马云喊你呢?


里面真的有一大群高能量的人,甚至前些日子可能还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牛哥也被人喊到过北海,牛哥理性不?


再理性也白搭。


有没有人能衣锦还乡呢?


当然有,否则我们被骗的钱都去了哪?


被骗的钱,最大头的被当地政府给拿走了,这东西就跟赌博是一个道理,你们使劲赌吧,等整个屋子里的赌金足够多时,警察进来了,都给没收了。


所以,最大的赢家是黄雀。


那些传销头目充其量是螳螂。


讲三个关于传销的故事。


一个是日照的,他原来在纺织厂工作,人缘、威望都不错,忽悠了N多人去广西,等他回来时,据说是身价已过百万,不过他臭得要命,大家都恨他,恨得牙根疼,毕竟他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是踩着朋友们的尸体爬上去的。


他回日照后,做了实体生意,主要是水暖工程,生意做的还不错,久而久之,也成了本地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日照地方太小了,我在日照时,主城区才20万人口,整个城市圈子都很小,他也开始谈笑有鸿儒了。


大约十年前,有个传销项目传到山东,是江苏那边的一家公司,做的产品是银杏系列,他瞅准了机会,进入的比较早,成了级别非常高的角色。


这个案子叫:邳州银杏保健品传销案。


当时,这个传销模式主要席卷的是临沂、日照,因为靠邳州近,疯狂到什么程度呢?1周打款3万单,几乎到了人人参与的地步,银行都开始限制汇款,光我们县就汇出了1个多亿,你想想疯狂到什么程度吧?教师、公务员都参与,朋友传朋友,这些都有记录可查,可以百度一下。


很像今天的微商,打的概念就是在家创业,唯一的不同就是人家是直接返现金。


他太熟悉传销了,认为这个游戏值得玩,但是有两个前提:


第一、要大资金进入。


第二、要跑的快,不能成为接盘侠。


他介入时,这个游戏刚开始,至少应该会持续一年以上,所以他拉拢了本地十多个有头有脸的人,大家凑了200万给他,想赌大的,计划三个月就跑,这个游戏规则就是3个月翻番,他自己投入了300万,共投入500万。


结果,这个游戏有点超出了他的预期,发展的太迅速了,影响太大了,他做了不到三个月,被查封了帐户。


那咋办?


他把房子、车子、公司,全部拿来还债了,因为这件事,这哥们口碑很不错,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声音,就是这些人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主,他不得不还。


后来,水暖工程也不干了,干啥去了?


他又去做直销去了,如今混的咋样?有五六年没听到他的消息了,不过肯定没做大,若是做大了,我肯定就知道了。


做过直销或传销的人有个特点,一辈子脱离不了这个圈。


因为,他的商业思维永远是招代理、拉下线,没别的套路,因为他被洗脑的根深蒂固了,已经抹不去了,形成了思维惯性。


还有一个例子,这个小伙子现在在互联网圈是比较有名的,我一说他名字,你们肯定知道,他被人忽悠到了北海,回来以后去了淄博,在淄博自己做了一个盘子,把在北海一起受骗的人都喊到了淄博,你们在北海永远是下面的人,而来到淄博可以直接从高层做起。


他给自己设立了严格的目标,盘子做到1000万,走。


当时是三个骨干合伙的。


他严格到什么程度?当时倘若继续做下去,一天还能多进帐70多万,但是他说不干了就是不干了,就是最上层跑了,那么第二层就成了老大,你们愿意干就继续把这个游戏继续下去,倘若哪天被抓了,也只是抓了现场的人,至于离开的人,没人会追究。


游戏规则就是这样的。


他之所以能成功脱身,就是他给了自己严格的界线,到了目标值,走!


我采访过他,这一点让我很佩服,相当于眼看高潮了,突然停了,一个成语:戛然而止。


他这么转战了三个城市,做了三拨,实现了自己的原始积累。


后来,电子商务起来了,他进军了电子商务,再后来呢?他做了一个直销培训平台,就是针对直销从业人员培训的,搞的也蛮不错,我最后一次见他,是2010年北京峰会,我觉得这小子有些不地道,就没继续交往了。


怎么不地道?


他跟你聊天,手机一直在录音。


这两年,我看他又很活跃了,活跃在了微商第一线,搞泡脚的玩意,说是什么中药秘方,搞的规模还蛮大的,连我认为最不可能做微商的拉萨队友都成了他的代理,前些日子年会,还搞了一群妹妹在海岛上拍婚纱,是给产品拍。


有时,我想想,又觉得蛮有意思的,我们这个圈子里有几个开豪车的,例如超跑的,基本上都是跟着他赚到的钱。


有意思不?


不骗不富?


我曾经写过一个对话录,就是我跟他们在一起玩耍,我突然觉得受刺激了,一方面我是瞧不上他们的,一方面我又特别羡慕他们的豪车,我就去问话我的恩师,我问,我是应该羡慕还是唾弃?


恩师说,唾弃!


这个唾弃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黑,而是发自内心的对破坏原则说NO!


还有一个男生,也是从北海回来的,这个男生是我老乡,同一个县城的,我们俩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一件很尴尬的事,就是我带的这群小兄弟里,其中俩打起来了,因为喝酒的原因,现场动了武,凳子、椅子都飞起来了。


而那天,是这个老乡请我吃饭,我喊了这群小兄弟。


我忙着去安抚双方了。


结果也忘记了跟他道别……


等他再联系我时,已经是三年后了,他给我发了个信息,问我在老家吗?


我说,在。


他说,我出来了。


我问,什么意思?


他问,你不知道吗?我在里面蹲了两年半多。


我说,不知道。


他发了一个视频给我,是李小萌采访的传销者,当时刚刚开始施行传销组织罪,他算是第一批被定罪的。


他跟谁学的?


就是每1000万换一地方的那个小子,他们俩都是我老乡,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圈里,特别是我们圈子里开超跑的多是我老乡的缘故。


因为,有共同的源头。


判了三年6个月,不到三年就出来了。


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是关于隔阂的,倘若他不说自己坐过三年牢,我是愿意见他的,但是他坐过三年牢,我就觉得有些怕怕,万一他变坏了咋办?


他约我吃饭。


我都选那种很高大上的饭店,我总觉得这些饭店安保是没问题的。


见了面,也没的聊。


我在公园里跑过几个月的步,后来为什么不跑了?


因为,他每天下午在那里等着我。


他等着我,只是想跟我聊天,但是我怕他,我就不去了,去了封闭公园,就是有保安看守的私人庭院,在那里跑步。


他后来做什么呢?


搞赌博软件。


我只是反复提醒他,可不能违法。


他说,这个没事,咨询过律师。


一个女人,一旦试过多个男人,想把腰带再箍紧,很难了,因为会看淡男女那点事,男人也是如此。


一个男人,一旦犯过错,就会把底线不断地拉低,甚至开始研究法律空子,计算违法成本。


他变得越来越大胆了。


使我想起当年在云南遇到的毒贩,当时警车一拉就一车,是大巴,在服务区让他们排队上厕所,他们一个个有说有笑,没觉得有啥,仿佛在度假一般。


他们习惯了,可能知道,抓了,用不了多久又会释放。


我说的这三个做传销的人,现在基本上都游走在界线左右,当然无限风光在险峰,富贵险中求。


以前,我见人是不害怕的,无论见男人还是女人。


现在,我见人就害怕,我会多想,想什么呢?


你要这么想,一个40来岁的男人,你压根不知道他身上发生过什么,甚至身上背着人命,这些你都不知道。


一个人,从20岁到40岁,经历了太多太多。


当然,也有人单纯的像一张白纸。


我就见过这样的女人,真的很单纯,跟老公是大学同学,彼此的初恋,很恩爱,当时我们一起去内蒙古,老公每天早晚各一个电话。


偶尔,我们几个男人在一起闲聊,聊一些不正经的话题,姐就特别生气,你们男人咋这样?有没有考虑过家里的女人?


我们就调侃她,姐夫敢不?


她说,他不是那样的人!


我觉得女人单纯有两个类型。


一个是真单纯,可以理解为傻。


一个是假单纯,可以理解为装。


就是她什么都知道,但是装的什么都不知道,骗过了老公,骗过了外人,骗过了自己,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明白,他在外面应该有人。


这个姐,我是理解为了真单纯!


另外,对于姐夫,我也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应该是真的不会出轨,因为他们实在太恩爱了,而且在山东这边,夫妻恩爱属于基本的道德范畴,南方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包养小三,在山东这边很少,即便有,也是地下党性质的。


什么时候,我觉得很意外呢?


就是有一天,有个妹子找我闲聊,无意聊到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上面提到的姐夫,他约她,想来一炮。


我一听……


关键是,姐夫说了太多的话,是讨厌姐姐的,说早就应该离婚了,只是强忍着而已,也动手打过姐姐。


此时,我再反过来想,姐姐真牛B,真能忍,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她才是内心最痛苦的,可能哪天就突然选择跳楼了。


但是,这是他们的家事,咱也无权干涉。


只是觉得意外。


我一直以为,只有我才是坏蛋呢?


原来,你们跟我一样,都不是好东西?


关键是,你们太会演戏了,电影学院毕业的吗?


大家经常说,你要活出自己。


这只是一句口号而已,你可以问问自己,是不是有些秘密你只会保存在心底,不会告诉你的父母,不会告诉你的配偶,也不会告诉你的朋友,就是你一个人的秘密,所以没有“交心”这个概念。


“交心”是最难的,《一句顶一万句》其实就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合,分,分,合。


没有谁真正懂谁。


而且,每个人内心都有很邪恶的秘密,只有自己知道,不会说给别人。


所以,我们不能试图去弄懂别人,而应该试图去弄懂自己,也不要试图让别人懂自己,我们懂自己就行了。


要尊重别人的轨迹,哪怕他去做传销了,也别觉得这个人废了,也许他会赚到很多很多的钱呢?


虽然,我在文章里唾弃一下那些开超跑的。


但是他们来找我时,我都是用最好的酒招待他们,而且都有谄媚的成分在内,谁又不会朝钱低头呢?他们一开心,可能春节又会甩给我儿子一个大红包,动辄几千几万,我就差磕头喊:谢谢!


莫干涉。


昨天,有个女球友找我。


找我问同性恋的事。


她问我,如果一个男人是同性恋,能改过来不?


我说,就跟我喜欢女人一样,很难改。


她说,可是,你也知道,家里就指望他。


我说,这没办法,家里女孩子多,男孩子少,他潜意识里就把自己当女孩子了,我在泰国看过一场红艺人表演,是中国人去那里做的手术,演员都是中国人,其中一个在自我介绍时就是这么说的,他有6个姐姐,从小他就觉得自己是女孩,所以最终选择了变性手术,家人全是反对的,但是这就是他的夙愿。


她问,找心理医生呢?


我说,应该也白搭,治不了,不如尊重他的选择。


她说,他应该是双性。


我说,那又不影响,该要娃要娃。


她说,关键是他不想结婚。


我说,积极沟通。


她问,要不要告诉父母?


我说,不要。


她问,我能不能告诉他,我知道了。


我说,你可以从侧面跟他谈谈,你知道了,他反而释然了。


她问,这个群体是不是特别庞大?


我说,我以前觉得不庞大,现在觉得蛮庞大,因为我带了几个写作的学生,其中一个男生就是,他非常阳光,但是没想到也是,他给我写了他的故事,从小学写到大学,其实他初中时就在宿舍里跟同学发生过。


她问,对方也是?


我说,他们在大学以前找的,基本上都不是真正的同性恋,大学以后找的才是。


她问,你如何看待?


我说,没什么,只是数量问题而已,现在他们少,我们多,倘若同性恋多,异性恋少,我们就属于患者了。


她问,你是吗?


我说,应该不是。


说理解很容易,做到理解很难,我们朋友里就有一个,是做电商的,人长的很白净,他特别喜欢跟我在一起玩,我们俩一起去夜总会之类的,前几年还有跳那种舞蹈的,就是跳着跳着光了,全是大学生,带学生证的,艺术学院的,收费也蛮贵的,他有个特点,从来不碰人家,你不碰,我们也不好意思呀。


我就嫌他:你看,你搞得我们也不好意思了。


后来,我有了个女助理,是个老师,当时我正在做一场大聚会,女助理帮我做统计工作,女助理告诉我:XX是个GAY。


我说,你别胡说,我们还一起泡过妹子。


她说,真的。


我问,你咋知道的?


她说,直觉!


我就直接去问了,他承认。


我越想越生气,咱还一起泡过温泉,一起光着腚冲过澡,还一起去夜总会,你咋不告诉我们呢?这不等于我们被你欺骗了吗?


我知道了,我们这群小伙伴都知道了。


从那以后,他给我们夹的菜,我们都不吃,因为炮神总是提醒我们:唾液也会传播爱滋病,小心点,你看他那么瘦……


有意无意的隔离他。


以前还能乱开玩笑,知道他的身份了,反而很多玩笑不适合开了。


后来,他离开了我们。


想起来也蛮内疚的,他对我是真好,而我把他赶走了,虽然没有明着说,但是我有意无意的疏远,让他感觉出来了。


后来,我遇到了一次经济危机,他救过我。


还他钱以后,又没怎么联系了,我给他写了一封很长的信,表达了愧疚。


他说,他原谅我了!


我一直觉得思想上我是蛮有觉悟的人,能接纳、包容异己者,真做到,还是蛮难的,但是我会努力改变的。


球馆有个大哥,他是,大家都疏远他,他打球喜欢拍人屁股。


在整个球馆里,能把他当朋友的,也就是我们几个了。


我觉得自己比以前进步了。


很欣慰!


全文详见:http://it-club.cn/post/62.html

TOP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来宾的头像